2015年05月22日

黎明的光明裏尋你



“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” “便是春江都是淚,流不盡許多愁” “只恐雙溪舴艋舟,載不動許多愁” 讀這些千古傳誦的名句,我也有數不完的憂愁,我想舉杯飲盡這世間太多的愁,但那紅塵的花開為何依舊火紅如仇?道不盡的相思,訴不完的愁,花開花落是季節的淚,總有開不盡的相思,總有流不完的愁。

把思念的畫面折疊成,江南煙雨裏浪漫的邂逅和期待,願目送雨巷裏打著油紙傘遠去的背影,願這背影烙印成梅花一世的情殤。問世間情為何物?化蝶也逃不出命運的手掌,我即使感悟出生命的洗禮,但感悟不出世間情字裏的迷茫。總感覺自己是在季節的十字路口,孤獨的徘徊花開花落的憂傷,那塵香中充滿了困惑的無奈,茫然的悲傷,到底我該怎麼尋找你遠去的方向,把你相思的愁埋葬。

在雨中種一粒種子,在心中種一個夢。心中的夢在呵護期待雨中那粒種子的萌芽,那是見與不見的煩惱,那是思念與記憶的磋商和彷徨。總希望雨後能逢到你的身影,總希望彩虹能駐足我們的相逢,花開的是夢,花落的是情,是不承諾枯萎的情,是等待千年諾言的情,是來年繼續尋你的情,思念是永遠不停止的腳步,只為了追尋那個有你的夢。

等你,那是雷在雨中的呼喚,等你,那是風在雨中的遺憾。無數次的等你,無數次等來的是遺憾,難道你真要讓我的絕望變成背叛,是白天背叛了黑夜,還是黎明背叛了黑暗?其實,我只是需要一道陽光的溫暖,為什麼,為什麼這麼難?難道這也是你考查,我等你是否忠誠的宣判?

夜裏的蛙聲是寂寞和空虛對坐的慘澹,看那一池寧靜的花開,是否能驅散你隔著雲的悲傷。你匆匆的來了,你又悄悄的走了,總是帶著雨這位傷心的伴娘,那地上落的是花還是淚?你知道嗎?那每一朵花香都有你的味道,或濃或淡,或苦或甜。

等於不等,念與不念,雪花都會插上理想的翅膀,飛越一座座季節的高山,最終凝成一滴淚混雜在你找不到的雨中。其實,我只想在你面前保持我的堅強和尊嚴,我不想讓你看到,看到我懦弱悲傷的思念;我只能在看不到你的時光中,獨自守候那份等你念你的淒涼。流年載不動太多的淚和愁,無情和有情可以在春天閑泛輕舟,但那東流的江水,是否能載動這沉重的舟,是否能載動這許多的愁?

手本該牽手,但牽了半個世紀,也沒夠到你的手。那湖面上自我沉醉的蓮花,是否還惦記水中孤獨的藕?舉你去摘天上的星星,舉你去欣賞夜空裏明亮的月亮,可日暮你卻翹首晚霞對你熱情的揮手,你的心到底在不在水中?你難道沒嘗到我藏在雨中糾結的眼淚,你難道沒摸到風雨中我艱難伸出的纖纖細手,其實,我一直都在等你的牽手。

若,情如大海,心若陽光,我會在燈火闌珊中等你,等你到天明,等你到永遠,等與你相逢,等與你擁抱這許了千年的浪漫和溫柔。

莫道,世間無情總是雨,莫道,落花有情總是淚。縱然落花都是淚,也是開不盡的相思,也是流不完的愁。那紅塵渡口一直守候的小舟,到底是載不動你的愁,還是載不動你的愁?
posted by 清涼な水 at 16:51| Comment(0) | Dr. Reborn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