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07月19日

語言中兩河交匯的古凱爾特

根特在古凱爾特語言中,是兩河交匯的意思。這座城市正是斯海爾德河與萊厄河交匯之處,一座水上之城。13世紀時,它是阿爾卑斯山以北,除了巴黎外最大的城市。
2016年7月6日,我們出發去東佛蘭德省會根特,《青鳥》作者梅特林克的家鄉。
根特聖皮特斯火車站

站在橫臥萊厄河的橋上遠望,河面開闊,幾乎沒有波浪,兩旁彩色的房屋,在週三的上午顯得無聲無息。天空好像還沒有睡醒,淡藍色接近透明因而泛著暗暗的白色,雲朵耷拉著身體一動不動,看不到太陽的臉,一派慵慵懶懶,明明已經接近午時,卻仿佛早上七八點光景。路上的行人也不多,商店偶爾有幾家開著,但是鮮有顧客。整個城市有一種正在等待被喚醒的感覺。

在歐洲的城市,市政廳、教堂、鐘樓、古堡似乎是標配,當然每一座城市都有獨特建築風貌。根特也不例外,作為古城,它保有中世紀的哥特式景觀,又不全然是傳統的哥特建築。
市政廳

位於鐘樓、教堂中間的市心亭,是20世紀末至21世紀初的建築,由Robbrecht & Daem和Marie-José Van Hee工作室共同設計。用木材和玻璃製成,現代與古典十分融洽地結合在一起。彼時,一位獨立藝人在亭下演奏小提琴,音節在空間中產生悠揚的共振,一輛馬車剛好經過,馬蹄聲清脆古樸。
市心亭

聖尼古拉斯教堂的獨特之處在於它的塔樓並不在入口處,而是建於正廳和十字型翼部交叉的部分。夜晚著燈時,便成為河道上的燈塔。
聖尼古拉斯教堂

1909年建成的郵局是根特第一個郵局和馬匹驛站。如今已經變身購物中心。旁邊的鐘樓有52米高。
舊郵局

格拉文斯丁城堡,建造於1180年。可以看到牆壁上的磚石規格不統一,造型大都不規整。這近一千年的古堡,不知見證了多少歷史更迭。

城堡對面是舊時的魚市,魚市大門上方海神波塞冬的雕像十分威嚴有力,木門上的海神、水神雕刻一定是寄託了漁人的祈願。
聖詹姆斯教堂
星期五廣場
posted by 清涼な水 at 12:46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6年07月11日

為你夢牽魂繞心隨你動




u=848935845,2057424528&fm=21&gp=0.jpg
懂得可遇而不可求,也許你苦苦尋了德善健康管理一輩子也找不到,也許你不經意的一個回眸,便發現了那麼一個人。他是那麼的懂你,而你也是那麼懂他,水乳交融,沒有一點罅隙,仿佛就為你單個兒打造的一般。

這世間所有最深的真情,都源自懂得。有緣相知,真心相伴,靈魂便有了交集。懂得,是心靈的交匯,是一種心語;相知的兩個人,在彼此默默無語間,因懂得讓心有了貼近,那份柔情有了所系,心有靈犀。懂得,是一種牽念,讓相遇的兩個人心中彼此高血壓食療珍惜。世間成熟的愛情,也需要一種懂得,互相依存。不能相守的人們,心裏懂得,有一種愛是看不見的容顏,卻深深在腦海裏;觸不到的愛意,卻濃情在兩心之中。懂得,默默陪伴,無需海誓山盟,卻也能相伴永遠;有一種懂得,即使不言不語,卻總會暖到落淚。懂得,是一種幸福。默默相伴,寂然不語,靜靜溫暖,悄悄落淚。人的一生,都在尋找一個知音,一個與自己擁有著一模一樣靈魂的人。高山流水,一曲相知。魂交集,心貼近,情相系,愛皈依。看不見,摸不著,卻濃濃牽掛。不言不語,即已心靈相通。沒有誓言,不要承諾,卻日日相伴,靜靜相守。

人生的緣分,或許是早已註定的。白落梅說:“世界上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”也許,每一個紅塵路口,都有一個人在等你,默默的,用一生的年華,為你守候,只為一次傾心的相遇。如開滿桃花的山野,不早也不晚,就那麼遇見了,一個桃花面,猛然驚了心,豔了眼。你的眼,你的眉,你的酒窩,你的下巴,一顰一笑,一喜一樂,深深藏在心底,茫茫人海,總會有那麼一個人,慢慢讀懂了你,把你當成知己,彼此理解,彼此懂得,那便是塵世最美的緣,即使千裏萬裏,心也緊緊貼在一起,天涯咫尺。

你的夢裏有她,她的夢裏有你,常在夢裏相聚,心裏便幸福滿滿,春暖花開。即使獨處,即使感覺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你,世界上只剩下脫髮問題你一個人,不會感到孤獨和寂寞。因為總有一顆心與你在一起,有一雙眼默默注視著你,為你牽念,為你祝福,愛你勝過一切。如父親母親,如兄長姊妹,比愛人更瞭解你,比情人更懂得你,比朋友更親近,比親人更貼緊心靈。也許你會說,這就是藍顏紅顏吧,有點曖昧,卻比世間所有的情感更純淨。如金嶽霖與林徽因,一輩子。

你若安好,就是晴天。風雨時,他會在你心頭撐一把傘;黑暗時,他會在你心裏點一盞燈;難過時,他會不厭其煩安慰你;哭泣時,他會給你一個胸懷;累時,他會把肩膀湊過來。他在的時候,你會感到溫暖,體會到深深的愛意。他不在時,你會牽掛,為他擔心:“這人怎麼了?不會有事兒吧?”過馬路,你會囑咐他:“注意安全!”天冷了,你會叮囑他“多穿衣!”他也常常這樣叮囑你,一樣的深情。
posted by 清涼な水 at 16:11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5年11月11日

在飄零的歲月抒寫著一紙的思念


總是喜歡在文字裏行走,無際無邊,一點深情,三分自願,徘徊在人世間,不再為誰許下天長地久的諾言。在相見的時光沒有期限,所以一直抒寫著悲傷曲調,記錄著點點滴滴的情懷。


幾許離愁。筆在指尖流露下浪漫,情為夢境投影纏綿。你的心早已換

了季節的容顏,而我卻依然守候在你許諾的季節。曾經的一片癡心,一往情深。回憶燒不掉斷殘心痛。


一生守候,半世滄桑,獨自回味著這一抹淒涼,一念一憶,一回一想,一腸一斷,省略了當時的纏綿,隱約透露現在的孤寂,曾經的你,現在的我,甚是多情,那份reenex 膠原自生癡情,如煙花般美麗了,也消逝了。有時偶爾為了落花漸次悲傷,而我的愛情已經錯過了粉黛宮豔的佳期,成了落花,鋪滿一地,殘卷院香。


站在四月末,感受著一種歲月的奢華,萬丈紅塵裏的許多情事,一如一瞬間的愛情,一瞬的幸福,都被你打撈起,盈盈一握繞指的那縷煙神秘羞澀於生命裏。偶爾有季節的潔面微風吹過,偶爾的我,會聞到一種熟悉的味道,那種感覺,只有你的身上才會發出,淡淡的,忽隱忽現,我無法確定氣味所來的方向,最終無法確定,你是否已經到達。

posted by 清涼な水 at 17:10| Comment(0) | 日記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